返回上一頁 955.第955章 番外的番外一、《明末大亂斗》副本大魔國篇之【大圣出嫁】(上) 回到首頁

955.第955章 番外的番外一、《明末大亂斗》副本大魔國篇之【大圣出嫁】(上)
大穿越時代955.第955章 番外的番外一、《明末大亂斗》副本大魔國篇之【大圣出嫁】(上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番外的番外一、《明末大亂斗》副本大魔國篇之【大圣出嫁】(上)

西元1653年初夏,淮北,海州(連云港)

自從大明崩滅,天下板蕩以來,海州就成了所謂“大圣國”的地盤,迄今已有十八年了。

——當然,在海州以外的地方,則普遍給它改了個稱呼,將其貶稱為“大魔國”。

因為,即使在當今中原天下那么多群魔亂舞、光怪陸離的割據政權之中,海州“大圣國”也絕對稱得上是最神奇,或者說最魔幻的一個:這個“國家”居然是按照《西游記》進行政權架構的!

當年大明崩潰之際,明朝官軍、聞香教起義軍和滿清八旗在兩淮大地上彼此殺伐,最終清軍得勝,連聞香教主王可也一度兵敗被俘,之后才脫困逃回河北,在明末亂世之中建立起了“大乘國”。

與此同時,另一股聞香教余孽則滯留于兩淮,擁戴“圣姑”徐馨兒為主,退守海州繼續抵抗。由于他們及時賣身投靠了盤踞海州港外花果山上的“澳洲人”穿越者,所在之地又頗為偏僻荒涼,所以總算是茍延殘喘了下來,并且逐漸形成了一個名義上共尊徐馨兒為女皇,實則全面依附于穿越者的迷你附屬國。

當穿越者開始給這個附屬國建立制度的時候,卻發現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,這個國家都實在太小了,全境不過幾萬人口,僅僅相當于日本戰國的一個十萬石藩國。而且政權內部一盤散沙,名義上的女皇徐馨兒當時不過是一介蘿莉,被丟給花果山上的穿越者充當人質,毫無實權可言。下面六個大首領各有一堆嘍啰,大致勢力相仿,不僅六人之間彼此不服,甚至對自己的手下也缺乏掌控力,根本捏不起來。

結果,這個先天不足的海州“大圣國”,只好承認現實,采取了類似日本戰國大名的分封制。

偏偏“大圣國”的立國之地,又恰好是在傳說中石猴出世的花果山旁邊。于是在某人的惡趣味之下,有關部門在規劃這個半殖民地小國的時候,居然腦洞大開地使用了美猴王的套路來分封——將海州的六位聞香教首領分別封了平天大圣(牛魔王)、覆海大圣、混天大圣、移山大圣、通風大圣、驅神大圣的名號,彼此平起平坐,地位不分高低。而常駐花果山的徐馨兒女皇,自然就是繼承孫悟空的“齊天大圣”名號了……然后在這些大圣們的下面,同樣也按照《西游記》的體制,封了一大堆的洞主、山主、壇主和寨主。

——雖然聽上去很魔幻很恐怖,但歸根究底,其實也不過是把日本武家藩國的家老、奉行、地侍等等職位,都換了個富有《西游記》色彩的稱呼而已,最多再加上藩主常年大權旁落、始終不能親政而已。

但是,在明朝的封建文人士大夫眼里,這樣妖氣森森的詭異政權,依然是實在讓人無法接受,更別提這幫家伙還是“澳洲髡賊”扶持的傀儡,故而毫不客氣地貶稱其為大魔國。當時就有好事的書生專門寫了無數揭帖,給“大圣國”的諸位首領們,一個個都安上了妖頭、魔頭、妖女、魔女之類的貶損稱號。

接下來,等到關于“大圣國”建立的消息,經過了不知幾道手,傳入內陸各省之后,在以訛傳訛之下,結合民間傳統神怪故事,更是演變出了許多關于“海州魔國”的恐怖傳說——比如海州魔國的妖頭喜好用人皮制作旗鼓,用人骨制作法器,整日修煉各種邪法以求長生不老,為此需要大批殺人攝取魂魄來祭祀邪神;而海州魔國的妖女則是為了永葆青春,每日都用童男童女的鮮血沐浴等等。差不多把海州形容成了《西游記》里妖魔當道的獅駝國。甚至前后引來了不少企圖“降妖除魔”的高僧和道長……理所當然的,這些高僧和道長來到海州“降妖除魔”之后的下場,不是被一頓棍棒當街打死,就是被請進了監獄里吃牢飯。

不過,雖說上述這些荒誕不經的謠言,多半都是胡謅捏造。但要說海州的“大圣”們并非善類,倒也確實是沒有說錯——為了牟取利潤和抱大腿,海州“大圣國”長期承擔著幫助穿越者招募移民的業務。但在當今這種殺伐亂世之中,海州能夠搞到的人口多半不是什么正當來路,而是被各路軍閥土匪像奴隸一樣捕捉和押送過來的流民。每一股被販賣到海州的壯丁背后,都藏著無數被焚燒的城鎮和被屠殺的村落。

由于坐擁澳洲、美洲和非洲廣袤空曠領土的穿越者,對于中國本土移民的渴求可謂是無窮無盡,從來不吝于為引入移民而支付高價。相反,連年戰火災荒的兩淮大地,卻是民不聊生到了極限,年景一年不如一年。缺錢少糧的各路兵馬流寇為了生存和壯大,對于向海州大肆販奴的興趣,自然也愈發濃厚,結果使得海州的販奴生意規模越做越大,倒斃于被押往海州途中的老弱骸骨也越來越多。隨后在封建文人士大夫的抹黑潑污水和以訛傳訛之下,就變成了“海州魔國”諸妖頭每年派遣嘍啰抓人血祭的恐怖傳說。

當然,在諸侯蜂起、兵馬縱橫的烽火亂世之中,海州大圣國(大魔國)本身也多次成為敵軍的攻擊目標。而海州大圣國這票兵微將寡的大圣們,在野外戰場上的表現,似乎也只能用不堪入目來形容。

然而,他們雖說野戰很撲街,抱的粗腿卻實在給力,每次遇到強敵來犯,就放棄郊野,退到預先修筑在海邊的堅固棱堡里長期據守。中原大地上的各路軍頭都沒有艦隊,無法徹底包圍這些自帶碼頭的港口要塞。而海州守軍卻可以依靠海路從穿越者這邊獲得補給,最后把敵人的后勤活活拖垮,不得不撤圍退走。

一來二去之后,周邊各路軍頭都明白了海州這塊有靠山的硬骨頭不好啃,如果沒有把握拿下的話,不如老實做生意為好。諸位大圣們也明白了自己的分量,再也不敢妄想什么宏圖偉業,而是很有眼色地滿足于各自的海濱一隅之地,甚至就連距離海岸線較遠的半個海州府,也被大圣國的諸位大圣們主動放棄了。

就這樣,依靠著抱大腿和識時務,這個小國終于在中原亂世的漩渦之中,磕磕碰碰地生存了下來。

然后,十八年的漫長時光轉瞬即逝,作為一個全球華人穿越者同盟在實力不足的情況下,對中國大陸控制區進行間接統治的臨時過渡政權,海州“大圣國”終于結束了它的歷史使命,走到了國祚終結的時刻。

不過,跟古今中外歷史上那一幕幕充滿了悲慘和血腥的亡國戲碼相比,明末海州這個極度奇葩的“大圣國”,卻是以一種異常和平甚至充滿喜慶的方式,平靜而又安穩地走向了末路……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海州府城,大圣國皇宮

雖然是皇宮,但作為一個迷你型的“縣級國家”,海州的皇宮自然也不可能有多大,從外觀上看,不過是一座尋常的兩層樓西洋別墅,外面圍了草坪和鐵柵欄而已,也沒有什么精心布置的園林花木、清泉池塘,只是布置了最簡單的灌木和綠地,乍一看去,簡直跟后世美國的中產階級社區住宅相差無幾。

此時此刻,這座微型皇宮的主人,孫悟空名號的當代繼承者,被無數士紳罵作母猴妖婦的“齊天大圣”徐馨兒女皇,正身穿一襲素色旗袍,端坐在梳妝臺前,由三位侍女輪流伺候著,對著鏡子梳妝打扮。

隨著十八年的歲月流逝,這位當初曾經被穿越者大姐姐各種玩弄,欺負得不要不要的小女皇,如今已經變成了一位氣質淡雅如大家閨秀,又嫵媚豐腴如熟透果實的美**人。只是她依然沒能成為一位合格的君主——海州小政權始終內外交困、夾縫求存的窘迫環境,實在不允許她真正掌握什么權利。

不過,除此之外,她這半輩子基本上過得還算是安穩。而且,在今天,徐馨兒更是格外的心情雀躍。

因為,今天就是她出嫁……呃,確切的說,是作為寡婦再嫁的日子——早在十四年之前,當時還是少女的徐馨兒就曾經有過一次婚姻,丈夫是奉命被派來給她當家庭教師的穿越者老師,由于師生單獨相處日久,居然教著教著就教到床上去了……所幸雖然是“奉子成婚”,但結果基本還算圓滿。

然而天有不測風云,八年之前,河北“大乘國”為了吞并同出聞香教一脈的“大圣國”,派遣大批刺客潛入海州企圖刺殺女皇。徐馨兒本人倒是安然無恙,但她的丈夫卻不幸遇害,于是女皇從此成了寡婦。

幸好,在全球華人穿越者同盟持續多年的文化滲透之下,守寡和貞節牌坊這種事情,在“澳洲化”的本位面明朝土著之中,也已經變得并不流行了。沒過幾年之后,寡婦徐馨兒就在澳洲京師中華城(珀斯),成功邂逅了自己的人生第二春——因為對花草的愛好而認識了澳洲首都植物園的園長,一位中年喪妻的穿越者鰥夫,隨即很快熟絡起來。接下來又經歷了幾年的愛情馬拉松之后,如今終于到了修成正果的時候。

“……媽媽!你還沒打扮好嗎?我這邊可是連回澳洲的行李箱都收拾好啦!”

伴隨著上述嘹亮的話語,一位身穿藍色連衣裙的高挑少女,就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,后面還跟著一個滿臉苦笑的中年女仆——她就是“齊天大圣”徐馨兒女皇的獨生女,“大圣國”的小公主金雪珠。

似乎是得益于穿越者父親的優秀基因,還有“澳洲飲食”的充足營養,再加上“新式學校生活”的適當鍛煉,這位未成年的金雪珠小公主,遠比她的母親更加高挑健壯。而且金雪珠從小在澳洲學校社團里學習跆拳道,在同齡人之中堪稱是打遍全校無敵手,以至于得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綽號“孫悟飯”……

(能夠弄懂這個梗的,都是看過《龍珠》的復古派動漫愛好者。)

按照明朝封建士大夫那種喜歡平胸蘿莉和畸形小腳,講究“弱柳扶風”、“步步生蓮”的審美觀,這位牛高馬大的金雪珠小公主,簡直就是不堪入目的奇行種。但是在澳洲這個穿越者的大本營里,擁有模特兒身材的運動型元氣少女金雪珠,卻是學校中的風云人物,靚照經常登上校刊雜志的封面女郎,在校內和社會上都是粉絲擁躉無數。所以每次跟著母親回海州都是老大的不情愿,待不了幾天就抱怨這地方太無聊。

幸好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這次就應該是她最后一次不得不跟著母親回海州了……

“……小妮子又皮癢了是不是?這么大了都一點不穩重!才過來了幾天,就又想著回澳洲了?”

徐馨兒沒好氣地扭頭白了女兒一眼,“……仔細再瞧瞧海州地面上的風景吧!以后可就看不到了!”

——自從丈夫遇刺身亡之后,成了寡婦的徐馨兒就搬離了海州,常年帶著女兒寓居澳洲的華盟首都中華城(珀斯),每年最多也就回來住上一兩個月。反正作為一個傀儡女皇,她也沒啥實際政務需要處理的。

但盡管如此,當她真的要將這片“帝王基業”拱手讓出的時候,心中多少還是會有點兒惆悵。

“……這破地方有啥可看的啊?再說你也不讓我跑到皇宮外邊,連沙灘上都不讓去,說是不安全!”

金雪珠小公主撇了撇嘴,“……幾位叔叔伯伯(其余幾位大圣)的家里也沒啥可玩的,每次過去弄不好還會被他們家里那些奇形怪狀(指裹小腳和明朝貴婦打扮)的女人指指戳戳,要不就是被一幫自作多情的公子哥擁上來獻殷勤,實在是讓人家感覺憋悶啊!花果山島上倒是風景不錯,但是咱從小到大在島上住了這么多年,連每一塊石頭每一棵樹的位置都背熟了,該拍照留念的地方也早就拍過了,還有啥可看的?媽,你還是快點跟新爸爸結婚,然后咱們一家人一起回澳洲,去大堡礁度蜜月玩潛水看熱帶魚好不好?”

“……你……哪有你這么說話的啊!真是沒大沒小的!唉,都怪我把你給寵壞了……”

聽了女兒這么嘮嘮叨叨的一通抱怨,徐馨兒不由得又羞又氣,自己這個女兒啊,在澳洲待了幾年之后,當真是從頭到腳都變成那種不知尊卑的真正澳洲人了!隨即卻又是無奈苦笑——正如小公主說的那樣,在她名下這個只有貓額頭大小的大圣國境內,確實是沒有什么值得一看的風景。

從皇宮的窗口往外望去,只要把視線一移出庭院的鐵柵欄外,就呈現出一副破敗臟亂的景象。除了遠處有一座還算氣派的教堂,以及郊外“澳洲人”開辦的鹽業公司,多少還有點兒現代城市的模樣之外,整個海州府城基本上就剩下了各種奇形怪狀的貧民窟和棚戶區,乍一看簡直跟難民營似的……

沒辦法,大明崩潰之際的頻繁戰亂,早已將昔日的海州府城夷為廢墟。等到“大圣國”建立之后,諸位“大圣”也不肯掏錢修繕殘破的海州府城,反倒是經常拆卸海州府的城磚和梁柱,用來修筑自家的莊園棱堡,于是弄得市容更加破敗。而在正式吞并海州之前,穿越者也沒興趣越俎代庖,給大圣國搞什么基礎建設,只是專心經營位于海外離島的花果山租界,最多再加上跟諸位“大圣”合資開辦的鹽業公司而已。

如今除了自備發電機的皇宮、碼頭區和鹽業公司之外,整個海州府城都沒有自來水,沒有電力,沒有行道樹和街邊公園,沒有游樂場和圖書館,更沒有少年少女們喜歡的購物廣場和電影院,甚至沒有水泥路和柏油路,連壓密過的煤渣路,也只在港口碼頭到鹽業公司之間鋪設了一條,其余都是未經硬化的坑坑洼洼的泥土路,一刮風就漫天塵土,一下雨就變成泥潭,還散發著令人作嘔的騷臭氣息。

眼下是海風強勁的初夏時節,從黃海吹過來的清新海風,還能驅散彌漫在城市里的污濁空氣。等到了秋冬時節,嗆人的煤煙和難聞的臭氣就會從城區倒灌過來,哪怕置身于皇宮之中也讓人難以忍受。

既然城內的市容環境如此破爛,治安狀況自然也一塌糊涂,甚至連警察這玩意兒在大圣國都是不存在的,全靠黑幫維持地下秩序,基本上就跟現代的巴西貧民窟差不多,“上流社會”的人如果闖進去隨便亂逛的話,接下來幾乎十成十會被當成肥羊搶劫和綁票。所以徐馨兒哪里敢同意女兒出宮去街上逛?

“……罷了罷了,看來海州這地方,確實是沒什么可留戀了。等到待會兒你媽媽簽字把國家贈送給華盟政府之后,就把這座皇宮也作價賣了,從此就一輩子待在澳洲,再也別回來了吧!”

“齊天大圣”徐馨兒女皇略顯惆悵地嘆了口氣,隨即又對著女兒展開了笑顏,指著身后的一溜兒衣架問道,“……來來,快幫媽媽看看,這里面哪一種款式的婚紗看起來更漂亮?……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另一邊,在“齊天大圣”出嫁的婚禮慶典會場,華盟駐軍基地的大禮堂里,早已是一片張燈結彩。此時距離婚禮的時辰還早,大部分賓客都還沒到。不過海州本地的幾位“大圣”,倒是早早兒地過來了。

十八年的歲月流逝之后,如今的海州“六大圣”也陸續有了新舊交替,相繼傳到了第二代甚至第三代。但在此期間,穿越者對海州大圣國的滲透和控制程度也在不斷加深。時至今日,海州的各路頭領們,早已被穿越者逐步遣散了兵馬,又以“合股開公司”的形式收走了鹽田和大半耕地。除了頭上這個不倫不類的“大圣”名號之外,他們就只剩下了各自的莊園和鹽業公司的股票,外加若干店鋪作坊而已。

對此,自然有人不太愿意,怎奈胳膊擰不過大腿,最終也只得捏著鼻子認命。其中跳得最高的一伙人,曾經勾結河北“大乘國”作亂,企圖“驅逐髡賊”,結果眨眼間就被碾平屠盡了。眼下這些“大圣”們和他們手底下的“洞主”、“山主”之中,其中幾個有心氣的,還在利用跟穿越者的關系做些買賣,或者在華盟的新朝廷里鉆營位置。而那些胸無大志的庸碌之輩,索性憑著父祖的遺產坐吃山空,當起了富貴閑人。

而在過了今天之后,他們頭上這個早已淪為笑料的大圣名號,也要跟大圣國本身一起消失了。

“……黃兄,多時不見,你又清減了嘛。莫非是生意上有什么煩心事?”

會場一角的圓桌旁,剛剛從日本做買賣回來的“移山大圣”貓疲,先是跟通風大圣戴舒、驅神大圣張永龍等老熟人寒暄幾句,就對不知為何消瘦了許多、看著貌似愁眉苦臉的黃海諾好奇地開口問道。

——這“移山大圣”貓疲,本名乃是毛疲,因為留著兩撇很有個性的貓胡子,臉蛋又圓圓胖胖的好像貓臉,被市井閑人呼為貓大人,故而又稱貓疲。久而久之,倒是讓人把他的本名給快要遺忘了。

只見移山大圣貓疲先生一邊慢條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大穿越時代 https://taiwanvod.com/sodu/2103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