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001章 初到異界 回到首頁

001章 初到異界
煮酒點江山001章 初到異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天風大陸1118年,曼陀羅帝國38年,巴倫西亞終于坐上了那向往以久的皇坐,以曼陀羅三世的身份,接受百官的朝拜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

1118年,在天風大陸各國的神官看來,不是一個好年份。東邊的蒼梧帝國,在三月經歷了千年來最大的海嘯,而西邊的池河和色百兩國,矛盾不斷升級,大戰一觸即發。南邊的寧南正不斷加強的經濟入侵計劃。而地處中原的曼陀羅帝國,開年第三天,就失去了他們最偉大的開國皇帝--太祖皇帝里杰卡爾德。二月,又送走了二世皇帝拉姆拉克......

天風1118年,天災不斷,兵刀四起,巨星隕落,山河變色。而也正是這一年,一個不應該出現這在這個大陸的人——出現了。

我們的故事,就從這天風1118年,曼陀羅帝國一個叫樂平的小鎮開始......

******

馬拉戈壁的,這是哪?

唐?宋?元?明?清?

胡憂張著大嘴傻楞愣的看著眼前的景象,愣了半天都沒能說出話來。

胡憂記得自己今天和往常一樣,與師父一起出門賣野藥。剛逮著個大肥羊,城管就來了。咱是老游擊隊員了,還能讓城管抓住?一聲呼哨,與師父兩人拿起東西就跑......

可問題是,怎么跑這來了?

這究竟是哪?

“喂喂,后生仔,借過,借過......”

胡憂正發呆呢,突然一輛板車經過他的身邊,車上滿滿當當的裝了好些梨,怕得有三四百斤吧。那拉車的大漢脾氣似乎不太好,正對著他大叫。

胡憂這才發現,自己站在了路中間,把人家的路給擋著了,連忙閃到一邊,讓人家過去。板車經過的時候,胡憂長袖一抖,順了人家一個大梨。

這完全是胡憂的習慣性動作,他和師父兩人行走江湖,以賣野藥為生。有時沒生意,也經常改行偷個雞,摸個狗什么的。好在江湖八大門多少都有些共通之處。胡憂雖然生在‘疲門’,但對別的門道也有所涉獵。總之半饑半飽,游走了大半個中國。

疲門主要是行醫賣藥為生,拜扁鵲為祖師爺。與另外七門--冊、火、風、爵、要、驚、飄全屬騙人不同,疲門多少還是有些真本事的。它屬于真中有假,假中有真。當然了,治得好是你的運,治不好是你的命。

胡憂跟師父行走江湖多年,有被奉為妙手神醫活菩薩之日,也有被蹋上一萬只腳,踩得永不翻身之時。總之是酸甜苦辣全嘗過。

從七歲父母兩雙亡,走投無路拜師父學藝到現在,風風雨雨十三年,也算是科班出生吧。不過他們這門人,學的都是野路子,正規醫學院出來的人,沒人拿正眼瞧他們。他們一生都只能在街邊擺小攤,混日子。

門里有個口號,一地不留三天。那意思是說,三天過后準得有麻煩。當然,也有一天都呆不住,打馬換地方的時候。

胡憂早已經習慣了漂泊的生活,在初到此地被驚嚇了一把之后,也對這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行走江湖,最重要的是眼力。胡憂仔細的觀察了一下,發現這里的生活水平大概和中國古代的唐宋差不多,當然,也可能是三國。他讀書少,對中國古代人們的生產生活涉獵不多。

不過這里應該并不是中國的古代。街上的行人大多穿麻衣、布衣,也有少量穿皮袍的。

胡憂和師父出外開檔的時候,穿的都是布長袍,所以在這里,并不很顯眼。如果穿的是T恤牛仔褲,那問題就有點大了。

另外,胡憂還發現了一個問題,那就是人民幣到這里不好使。他剛才試了一下,拿出十塊錢扔到地上,居然沒有人撿。這要換到平時,胡憂一定很高興,這里的人多‘純’呀。不過現在,他可笑不出來。人民幣不好使,那就意味著,他現在身無分文。

唯一讓胡憂安心的是,這里的語言和文字,他都能懂。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。

觀察了半天,胡憂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。來到這里好幾個小時了,就只吃了一個梨,還真有些頂不住。翻遍了全身,除了一些開檔吸引人注意的藥戲道具外,身上什么也沒有。連早上吃剩的半塊燒餅都跑丟了。

不過有藥戲道具在,胡憂心里多少也還有些底氣。疲門雖然以賣藥為主,但是為了吸引人,耍把戲也是有兩手的。今天就在這里耍上幾手,弄幾個銅錢(胡憂已經觀察到,這里交易用的是銅錢),也好對付頓飯再說。

說干就干,胡憂在一處人流量比較大的地方,找了塊空地。江湖生活十幾年,對于這些,他是熟門熟路。

找塊平整的石頭,把身上的東西放在石頭上,胡憂扯開嗓子,先來段開場白。平時喊開場白的時候,一般都先敲幾下鑼,好引人注意。不過現在鑼也跑沒了,就只能干喊了。

“各位叔伯兄弟,老少爺們,大爺大媽姑娘嬸嬸們。小弟初來貴寶地,短了盤纏無法還鄉,特來此處借一境之風水,給大家來上幾段小戲法。還請大家有錢的捧個錢場,沒錢的捧個人場,小弟在這里,先謝謝大家了......”

無論哪朝哪代的人,總喜歡看熱鬧,加上胡憂選的這地方不錯,這幾嗓子下去,很快就圍上了不少人。胡憂心中暗喜,心說今天這飯錢應該能有著落。人一聚起,就不能讓他散了。于是胡憂又繼續吆喝道:

“那位朋友問了,看你年紀輕輕,你會點嘛?

這位朋友問得好!不過我要告訴這位朋友,常言道,姜是老的辣,辣椒還得小的辣。沒有三分三,不敢上涼山。沒有四兩鐵,哪敢打半斤刀。小弟今天敢站在這里,自然有幾手拿手絕活。

那位朋友又說了,你站在這呱嘰呱嘰說了半天,盡耍嘴皮子,也沒見你有什么絕活。

既然朋友開了口,咱也別光說不練。下面小弟就先給大家來一手--口吞白瓷片。”

胡憂說著,從口袋里掏出一把‘白瓷片’。胡憂為什么先來這個呢?因為剛才他已經觀察到,這個地方也是有瓷器的,所以他決定先來這個,耍別的,他怕人家看不懂。

胡憂把白瓷片攤開在手上,在人群前游走一圈,讓圍觀的群眾看,以顯視他的‘瓷片’沒假。

為了讓別人深信不疑,胡憂還拉過一老者說道:“這位老伯,你來看看,這是不是家里用的茶壺茶碗打碎的瓷片。”

老者看了連連點頭,胡憂大叫一聲“來咧”,抓起一片大的,一口就吞下去。這瓷片一吞下去,胡憂的臉瞬間就漲紅起來,不停的挺胸拍背,裝成是被瓷片鯁在喉間難受的樣子。

人群一看,都有些慌了。

有好心的關心道:“小伙子,你怎么樣了?”

有壞心眼的,暗笑這回有好戲看了。

其實胡憂吞下去的不過是一片海螵蛸而已。海螵蛸又叫烏賊骨,這東西色白而質脆,指甲一刮就成粉。江湖人把它做成瓷片狀,吞下去跟本傷不了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煮酒點江山 https://taiwanvod.com/sodu/123/index.html